<small id='l46lx'></small><noframes id='l46lx'>

  • <tfoot id='l46lx'></tfoot>

      <legend id='l46lx'><style id='l46lx'><dir id='l46lx'><q id='l46lx'></q></dir></style></legend>
      <i id='l46lx'><tr id='l46lx'><dt id='l46lx'><q id='l46lx'><span id='l46lx'><b id='l46lx'><form id='l46lx'><ins id='l46lx'></ins><ul id='l46lx'></ul><sub id='l46lx'></sub></form><legend id='l46lx'></legend><bdo id='l46lx'><pre id='l46lx'><center id='l46lx'></center></pre></bdo></b><th id='l46lx'></th></span></q></dt></tr></i><div id='l46lx'><tfoot id='l46lx'></tfoot><dl id='l46lx'><fieldset id='l46lx'></fieldset></dl></div>

          <bdo id='l46lx'></bdo><ul id='l46lx'></ul>

        1. 一路向暖剧情介绍

          1-6集

          一路向暖第1集剧情介绍

            

            新锐画家温浅灵感枯竭,状态萎靡,被闺蜜徐安冉带到酒吧寻找灵感,被酒吧驻唱乐队主唱白纪然一眼惊艳。徐安冉意外撞见新结交的男朋友随衍与陌生女孩举止暧昧,一气之下朝随衍扔了酒瓶,场面一度变得非常难堪。随衍是温浅发小,温浅站出来替徐安冉解了围,带她离开酒吧。温浅对白纪然提出邀约,希望他做自己的模特,对白纪然软硬兼施。白纪然因为乐队签约问题以及陪伴自己多年的老猫突然离世而心情烦躁,而拒绝温浅,于是温浅骑机车追到白纪然家楼下,又遭拒绝,第二天温浅又不请自来去白纪然家;白纪然对温浅的态度始终冷漠。

          一路向暖第2集剧情介绍

            

            徐安冉看温浅屡遭碰壁于是为她牵线搭桥创造机会,安排温浅到随衍的365bet安卓手机客户端_365bet体育平台为白纪然的乐队拍摄写真。再次见面,两人关系却变得更僵。面对拖欠已久的房租,温浅坚持自力更生,拒绝哥哥温霖的救济。徐安冉为温浅办了首场画展,却险些因为温浅的直言不讳把画展搞砸。徐安冉擅做主张收下温霖的五万块钱给温浅救急,两人却因为这件事爆发矛盾。温浅撞见白纪然的痴情粉丝宋栎半路拦车表白,戏谑地搅了局,却因一句无心之言,两人再次不欢而散。温浅无奈再次找到徐安冉出谋划策,制定撩汉攻略。

          一路向暖第3集剧情介绍

            

            温浅按照爸爸指示前往成都取一件妈妈生前藏品,与白纪然在文殊院不期而遇。温浅行李失窃,想起爸爸在电话中的叮嘱,放弃报警,因为没钱没证没手机,只能向白纪然求助。天生数字不敏感的温浅只背过了与自己号码相差一位的徐安冉的手机号,通过徐安冉发来的邮箱与温霖取得联系。白纪然翻看温浅借完手机后留在相册里的自拍照陷入儿时回忆,文殊院一幕让他确定了温浅就是自己七岁那年离开英国前在温家认识的小丫头。

          一路向暖第4集剧情介绍

            

            温浅接温霖邮件指令留在青旅原地待命,闲来无事招惹白纪然。白纪然为了躲避粉丝宋栎的纠缠,不辞而别离开青旅。温浅误以为白纪然是在躲自己,但她料定白纪然一定会回来,因为她去白纪然的房间时顺走了他的身份证,原本只是想开玩笑威胁他答应做自己的模特,没曾想却误打误撞成为二人的羁绊。 宋栎入住青旅,白纪然也去而复返,两人达成共识,接下来假扮情侣,温浅帮白纪然躲开宋栎,白纪然陪温浅把东西送回英国。

          一路向暖第5集剧情介绍

            

            成为盟友的温浅和白纪然关系回温,在青旅共处一室,一个睡床一个打地铺,白纪然望着睡熟的温浅陷入回忆,从口袋拿出买给她的口红,温浅这时突然翻身从床上掉下来,惊醒后的温浅不由分说踹开白纪然,以为他要对自己耍流氓。 白纪然送的口红在温浅心里意义非常特殊,温浅认定这支口红就是连接两个人的关键物件。第二天清早,两人从青旅来到车站,按照温霖新的邮件指示离开成都。

          一路向暖第6集剧情介绍

            

            去西昌的路上,经过隧道时温浅深陷幽闭恐惧症,白纪然想起两人儿时闯祸后躲在柜子里的情形,握住她的手让她靠在怀里唱歌给她听。车行至半路被随家人拦截,两人侥幸逃脱,在路边拦下一辆私家车前往西昌市里。车主路御的妹妹路鹿是温浅的粉丝,路御恳请温浅帮妹妹画一幅画满足她的愿望,温浅以状态不佳为由拒绝了路御。温浅身份证丢失,正规酒店无法办理入住,白纪然带她来到一家私人民宿,两人因为邮件问题发生口角,不欢而散。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