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 id='1bxg3'><del id='1bxg3'><del id='1bxg3'></del><pre id='1bxg3'><pre id='1bxg3'><option id='1bxg3'><address id='1bxg3'></address><bdo id='1bxg3'><tr id='1bxg3'><acronym id='1bxg3'><pre id='1bxg3'></pre></acronym><div id='1bxg3'></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1bxg3'><address id='1bxg3'><u id='1bxg3'><legend id='1bxg3'><option id='1bxg3'><abbr id='1bxg3'></abbr><li id='1bxg3'><pre id='1bxg3'></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1bxg3'></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1bxg3'></sup><blockquote id='1bxg3'><dt id='1bxg3'></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1bxg3'></blockquote></dir><tt id='1bxg3'></tt><u id='1bxg3'><tt id='1bxg3'><form id='1bxg3'></form></tt><td id='1bxg3'><dt id='1bxg3'></dt></td></u>
  1. <code id='1bxg3'><i id='1bxg3'><q id='1bxg3'><legend id='1bxg3'><pre id='1bxg3'><style id='1bxg3'><acronym id='1bxg3'><i id='1bxg3'><form id='1bxg3'><option id='1bxg3'><center id='1bxg3'></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1bxg3'></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1bxg3'></center>

      <dd id='1bxg3'></dd>

        <style id='1bxg3'></style><sub id='1bxg3'><dfn id='1bxg3'><abbr id='1bxg3'><big id='1bxg3'><bdo id='1bxg3'></bdo></big></abbr></dfn></sub>
        <dir id='1bxg3'></dir>
      1. 剑王朝剧情介绍

        1-6集

        剑王朝第1集剧情介绍

          

          大秦王朝,元武十一年秋,凤鸣城中盲风怪雨,如黑夜磅礴,裹天包地,吞光吐墨。

          伴随雷鸣作阵,马蹄由远至近,卷起的尘埃在低空中簌簌而落,寒气拂来,掠过船身。

          艄公丁宁着蓑衣箬笠,目光幽邃,双臂长驱木浆,使船渡进山谷烟霭。宋神书察觉有异,强压内心恐惧,还未待细细深究便被丁宁重伤而亡,随即连船带人坠入湖底深处,只听耳畔响起“卖主求荣,欠债还命”八字。

          十年前,时逢乱世,七国划疆而治,各国百姓纷纷尚武而存,蘅国长剑善舞,贤国重修器物,离国精通符道,默国专攻幽冥之术,惠国以丹药闻世,千烈亦有云水宫和剑炉两大宗门镇守。天下修行者以实力划分为究九境,每境又分为上中下三品,相传至九境者,可长生。

          蘅国国王元武野心勃勃,外征战内变法,蘅军所到之处,攻无不克,企图剑指天下,问鼎中原。巴山剑场剑首梁惊梦亲率一众弟子赶往阳明疆场,于阵中及时救下结义兄弟蘅王,并助其扭转局势,一举覆灭惠、千两国,大获全胜。

          元武喜出望外,在宫中设宴犒赏众人,梁联和宋神书作为巴山弟子,因此一役而眉飞色悦,欲领封赏,唯独军师林煮酒深感不安。

          天下百姓人皆论道:若无梁惊梦,不存蘅国王。元武忧虑其功高盖主,背恩负义,狠下杀心。梁惊梦未婚妻叶甄因爱势贪财,早已与元武暗中苟合,她事先在酒中投毒,并与元武联手化功行刺,一代剑雄最终命丧黄泉,巴山诸多弟子倒戈背叛,屈服于蘅国脚下。

          十年之间,江湖频出剑客宗师,各个修为皆达七境。蘅王元武树敌颇多,唯恐失势,因此闭关修炼寻求八境突破,朝政暂交王后叶甄代理,并委派相国厉相及神都监监首陈玄从旁协助。

          公孙侯府因受巴山牵连,全族遭灭,唯留一女存活,后改名长孙浅雪,与丁宁假扮姨侄,栖身凤鸣,开设酒铺‘梧桐落’做掩护,一边探查信息,一边双修练功,誓为梁惊梦及公孙侯府报此血海深仇。

          当日,都城凤鸣,云屯壁垒,气势恢宏,蘅国位列十一的孤独侯领诏回国,作为两层楼的靠山,若他身死,庙堂与江湖必随其动,刺杀蘅王便会得利诸多。长孙浅雪不愿错失良机,于是在郊外官道拦截,损耗自身大量修为奋力追杀,终将独孤侯斩绝原地。

          与此同时,城南陋港一处普通方院,驻足六名手持黑伞官员,为首的白衣女子曾是巴山弟子,如今却成为监天司首夜策冷。她应王上急诏连夜赶回奉命除奸,而这奸,便是在家中祭拜恩师牌位的前烈国剑炉第七徒赵斩。

          宋神书死后,丁宁不但确实林煮酒未死讯息,还意外获取凝神珠一枚。他恢复常态,擦拭面容,再次回到酒铺,并将夜策冷杀害赵斩一事告知长孙浅雪,随即二人在楼上房间抓紧修炼,感悟玄机。

          丁宁发现长孙浅雪体内冰寒聚集,已经坠入虚幻境地,于是急忙上前抱紧,用自身阳气为她驱寒。

        剑王朝第2集剧情介绍

          

          窗外暴雨已停,即将日出,长孙浅雪在丁宁怀中悠悠转醒,随即惊怒杀意瞬起,推开丁宁并厉声警告以后不可再对自己这般无礼,如有下次将会小命难保。

          丁宁不以为然,熟知长孙浅雪碍于自己是梁惊梦徒弟身份,断然不会狠下杀手,况且她的九幽剑诀是梁惊梦亲手传授,二人亦师亦友,即便梁惊梦心中只有叶甄,但长孙浅雪依旧暗生情愫,所以才与丁宁达成共识,同仇敌忾,覆灭蘅国。

          这些年来,蘅国担虑梁惊梦声名大噪,即便死后也成众人忌讳,以至于朝廷始终不敢提及此名,并用“那个人”来代替。

          监天司收到独孤侯死讯,开始着手调查,夜策冷意识到死因源于磨石剑法,不由思及坊间传闻,立即派人搜寻烈剑炉余孽。手下发现梧桐酒铺的伙计丁宁形迹可疑,虽然资质极佳,却是罕见的阳亢难返之躯,内在五衰根本不适修行,绝无杀人可能。

          烈剑炉弟子赵四潜入赵斩住处祭拜,夜策冷闻讯赶来并且与其打个照面,二人虽均为第七境界,但因夜策冷功力不敌,失手被伤,正值危急时刻,陈玄蒙面杀进院内救走夜策冷,赵四停驻远望,随即将师弟留有线索的牌位重新放回怀中。

          夜冷策即是巴山剑场旧部,同为梁惊梦众徒之一,这样的身份为她带来诸多打压,虽任监天司首却常年流落他乡,陈玄认为王上此次召回夜冷策,是想让她诛杀赵斩之余逼烈剑炉余孽现身,从而引出孤山剑藏。

          夜冷策被一语惊醒,追问细究,得知陈玄所监管的大浮水牢里关押着另一位巴山剑场旧部,蘅王元武在这十年来频繁审讯孤山剑藏的下落,但都没有得到答案。陈玄心系夜冷策安危,不愿让她身处险境,索性没有提及姓名。

          贤国王子骊陵君因不得父王宠爱,所以被送到蘅国做质子,以一人换六百里沃土。他闻得梧桐落酒佳人满,于是亲身前来一探究竟,见公孙浅仙姿玉色,妄想把她骗回贤国献给父王,以求获取青睐,重登太子之位。

          丁宁当众识破骊陵君心中算盘,继而达到自己真正的目的,那就是利用骊陵君引出幕后人物——两层楼的楼主王太虚。

          商家全族惨遭灭门,独留孤女潜身鱼市,择机而动,发难朝堂。赵四登门拜访,主动表明来意,希望与她合作找到孤山剑藏残本,并及时留意出现在凤鸣城的白山水。

          独孤侯和宋神书尸体接连出现,天子脚下命案频生,此事不容小觑。夜策冷认为凶手觊觎侯位,希望顺着线索继续追查案情,叶甄应了请求,并对她进行一番明敲暗击。

          经过连日来的彻查,终于将疑点锁定在梧桐酒铺的老板娘和伙计。夜策冷立即率人前去查访,长孙浅雪见招拆招,灵活应变,顺势隐藏了自身功力,但是后院墙画太过显眼,瞬间吸引众人注意,甚至从中产生怀疑。

        剑王朝第3集剧情介绍

          

          长孙浅雪巧施妙计,以酿酒配方做搪塞借口,最终蒙混过关,避免败露。

          夜策冷将信半疑地离开酒铺后已是夜半三更,坊街中央停置华丽马车,上座之人正是蘅国十一侯之首——方侯。此人忠君卫国,曾与其他侯爷联手弹劾梁惊梦,是导致巴山覆灭的始作俑者,他此次前来是为讨准贤婿慕容城被杀之由。夜冷策不愿多做解释,深知方侯对其人看重,有意悉心调教,索性愿以自身受剑,担下罪责。

          几番较量打斗,方侯颇为欣赏地重回座位,马车随即分道驰离,潜行黑夜,独留重伤呕血的夜冷策。

          王太虚这些时日都在暗处观察丁宁,对其言行十分欣赏,酒铺打烊之际,王太虚露面,邀请丁宁做两层楼军师。

          丁宁直言自身体质难活三十,想要进入岷山剑宗修行,王太虚无法直接保送,唯有表示丁宁若能解决当前困局,可在事成之后助他加入有资格参与岷山剑会的宗门修炼。

          两层楼原本的幕后靠山独孤侯被暗杀,锦林唐乘机发难,此前双方势力早已交战一轮,锦林唐在败北之后却又反常邀约王太虚再次谈判。丁宁从杂乱的信息中分析出锦林堂幕后势力,认为此宴暗藏杀机,想要赴约就要提前请好帮手。

          王太虚带着丁宁和白羊洞李道机一同赴行,红韵楼雅间早被清空,已有十余人席地而坐。

          唐缺率先出言不逊,数十道剑光后发而先至,王太虚稳坐不动,全靠李道机出手化招,击败众人,彻底解除两层楼危机。王太虚不愿再造杀孽,随即放过雷雨堂章楠,李道机看中丁宁沉着冷静,同意他进入白羊洞修行。

          由于十一侯位置悬空,需要从军中挑选合格将领担此重任,厉相拟章上交,叶甄一眼识中梁联。此时的梁联已是西北狼虎军主帅,回到凤鸣城后的首要事件便是将章楠灭口,而后派人追查丁宁行踪。

          容宫女把红韵楼所闻所见如实禀告,叶甄认为白羊洞太过逾越,将来会成为蘅国最具威胁的绊脚石,为了避免后患,决定归于青藤剑院,从此凤鸣再无白羊洞。

          长孙浅雪送走丁宁,只身来到梁惊梦旧居,她和桌前牌位只有短短一尺距离,却像是隔着无数重的山河,隔着生与死的距离。手中的九幽冥王剑让她回想起曾在此屋与丁宁初次相见,那时的他刚从九死蚕功钻出,一脸懵懂。如今数年已过,丁宁长大成人并且为了报仇开始出手,这代表着从此刻他们便再也没有任何退路可言,以后还会面临更多未知。

          马车沿着道路缓缓驶向城外的白羊峡,那里就是白羊洞的所在,也是丁宁即将修行的地方。然而门口如今聚集众多弟子,他们对于丁宁未经考核轻松入门表示不满,大师兄姜黎平息,二师兄孙醒挑火,青藤剑院的南宫采菽主动替丁宁抱打不平。

          为堵悠悠众口,丁宁接受白羊洞入门测试,他以自身能力轻松完成第一关,这令在场所有人瞪目结舌。

        剑王朝第4集剧情介绍

          

          丁宁出色完成几道测试,众人不得不放下成见,领入宗门。李道机向师兄白羊洞主薛妄虚讲述始末,二人觉得丁宁是百年难遇之才,决心重点培养。由于得罪了王后叶甄,白羊洞被朝廷并入青藤剑院,两家弟子可以同时进入白羊经卷洞挑选适合自己修行的典籍。

          姜黎和南宫采菽好心劝诫谨慎,然而丁宁却草率选出大家并不看好的灵源大道真解和野火剑经,结果出人意料,丁宁居然能在半日通玄,顺利进入修为第一境,李道机因此喜出望外,按照洞主交代,为他提供更多便利。

          经过丁宁善意指点,一直卡在破境瓶颈的南宫采菽,决定放弃剑经并且多多研读前人笔记,几日来的用心揣摩,竟然也能让她打通脉络,接纳天地元气,顿生欢喜。薛忘虚将灵脉拨给丁宁修行,但丁宁心系长孙浅雪,提出每日回家探望。

          祭剑试炼将近,两宗合一之后,薛妄虚便要求白羊洞弟子共同参加训练,目的就是想要拔得头筹,拿到比赛奖励青脂玉珀。而青藤剑院院长狄青眉也在此时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他吩咐徒弟端木炼答应薛妄虚的请求,但必须要把白羊洞的三股灵脉归青藤和白羊所有,唯有资格者用之,并且作为此次试炼奖项之一。

          孙醒本就对空降的丁宁十分不满,尤其关于分配灵脉之事更让他难以服气,然李道机突然宣布试炼奖励理应由两宗共同承担,这让大家一时傻眼。

          要知道灵脉乃是白羊洞镇宗之宝,历代宗师弟子皆所珍视。当年王后叶甄为修炼上乘修为,要求白羊洞献出灵脉为她培植灵莲,借以炼制一种破境丹药,以助增快补益。然而洞主薛妄虚不愿巴结权贵,且深知此灵莲会大量地吸取天地灵气,致使灵脉最终枯竭,所以他将灵脉拆分成三小股,以每股灵脉精气过少,不足以供养灵莲为由婉拒,从而保住了灵脉,但也得罪了叶甄。

          丁宁用自己的方法使功力精进迅速,薛妄虚看到他天赋异禀,磨砥刻厉,不禁深感欣慰,于是亲手将挚友梁惊梦曾留下的末花残剑赠予丁宁,希望他日后勤加练习,早日成为白羊洞的骄傲。丁宁从李道机那里接过此剑,思潮起伏,仿佛和它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每一剑都像是它最终的末路,每一朵剑花都像是看不到的明日花朵,像极了现在的自己。

          水声依旧,鱼市照常,乌蓬小船上的人不再有宋神书,而是应约前来的千国云水宫——白山水。她从商家大小姐口中得知探买秘密之人正是赵四,不禁可笑烈国已灭数十年,凭着几把残剑能够翻起什么风浪,倘若孤山剑藏的消息一经放出,天地将变,乱世更迭,不知又有多少王朝宗室会因此覆灭。

          商家大小姐不愿过多问及江湖之事,只想做个撮合买卖的中间人,待如实转述之后,便驱船离开。而这一幕,皆被藏在岸边树后的长孙浅雪看在眼中。

        剑王朝第5集剧情介绍

          

          凤鸣城鱼市的交易,通常经由商家大小姐之手。牵动各方关注的孤山剑藏,也成为此次交易热门。先前烈剑炉的赵四先生托她打听,后来云水宫的白山水也表示关注,长孙浅雪主动出面要求商家大小姐将消息反卖给自己,但商家大小姐非凡没有给出准确回应,反而试探她是为了颠覆现在的大蘅,还是为了替家族复仇。

          与此同时,虎狼军师祁泼墨发现丁宁虽为白羊洞弟子,但在每晚都会赶回梧桐落,梁联立即派人将其灭口。车马因连续赶路导致劳累,于是丁宁决定先行离开,车夫周三省发现马车是被人为破坏,察觉有疑,料定丁宁有危险,于是在关键时刻抵挡刺客追杀,俩人成功脱险。

          丁宁担心来人势力较大,希望周三省在回去后告知王太虚,如果其他地方没有发生意外,尽量避免插手今夜之事,以免打草惊蛇。

          王太虚在两层楼遭到断知秋伏击,幸好此前早有准备,在对方攻来一瞬,发动机关逃脱。梁联得知丁宁与王太虚皆是毫发无损,艴然大怒,下令三日之内夺取王太虚性命,否则提头来见。

          长孙浅雪回到酒铺遭遇伏击,白山水知道她在追查孤山剑藏,因为难以信任,所以要求长孙浅雪用行动证明身份及立场。长孙浅雪看到丁宁受伤回家,怕他多生忧虑,索性压下白山水一事,只是呵斥他太过鲁莽大意。

          一夜之间,两层楼死伤无数,各个据点也都被突袭,王太虚听到周三省将丁宁原话转告,为保险起见,让兄弟们分散藏躲一段时日。薛忘虚得知丁宁联手周三省杀掉真元境修行者,非但没有责怪,而是拍手叫好,决定立马出关前往凤鸣城。

          次日,夜策冷调查梧桐落刺客尸体,发现其身上有虎狼军刺青,断定此事是梁联所为。

          王太虚藏在丁宁去往白羊洞的马车中想要蒙混出城逃命,然而断知秋带兵前来查车,就连神都监出具的文书也不放在眼中。薛忘虚在危急关头从天而降,使出搬山境压制,令蘅国众人为之惊叹驻目。南宫采菽感激丁宁指点之恩,但丁宁希望她隐瞒此事,试炼将近,避免引起更多利用和麻烦。

          梁联曾是梁惊梦车夫,蘅王将其招降纳叛,封官入堂。经此一事,王后叶甄指责他急于吞并两层楼而擅自动用粗暴手段,若不是想杀丁宁也不会惊动薛忘虚等人,倘若频繁留下话柄,必然会成为他封侯的绊脚石。梁联岌岌可危,请求叶甄从中相助,甘愿全权听从安排。

          夜策冷怀疑宋神书和独孤侯之死皆与梁联有关,于是不分青红皂白拿剑对峙,正当两人打的难分上下,陈玄及时出面制止。夜策冷咬定梁联手里沾染命案,但梁联以九死蚕没有传人为由帮自己撇清嫌疑。陈玄识破夜策冷公报私仇,便将梁联故意支开,因为无法反驳陈玄对自己的质问,夜策冷只好气愤离开。

          而在此刻,蘅王元武已经破入八境启天,厉相率众臣守候门外恭贺,左右不见回应。元武主动来到叶甄寝宫,询问天下当真有人能够修炼九境,长生不老。

        剑王朝第6集剧情介绍

          

          梁联多番受挫,愤懑不满,军师祁泼墨表示当前凤鸣水深,朝堂势混,需要两方掣肘才可保得蘅国全局,只要梁联立功,哪怕封侯不成,也能在关外镇守一方。

          听闻云水宫人近日会在狮子巷出没,叶甄命令白供奉将此消息同时放给夜策冷和梁联,只要两队人马互相追查,自己便可坐收渔利。蘅王稳坐八境,睥睨天下,即便得知梁惊梦传人也丝毫不惧,反而更加在意远调梁联回城封侯之事。

          夜策冷认定梁联心怀不轨,绝非善类,随即带着白供奉赶往狮子巷,发现虎狼军重兵早已埋伏于此,静候云水宫樊卓现身。眼前局势均被白山水尽收眼底,见樊卓有难,当即出手相救,二人分头逃跑,白山水顺利脱身后。祁泼墨劝说梁联放过樊卓,万一此番封侯不成,夺得孤山剑藏也算留有后路。

          如今孤山剑藏人皆想取,白山水也算从中升势,她不想轻易卖出秘密,决定价高者得,并让商家大小姐将此消息公布于外。然而白山水前脚刚走,赵四随后现身,她此刻手里掌握着孤山剑藏第三条线索,此线索曾被师弟赵斩生前藏于牌位之中,由于目前不知白山水所处立场,赵四想要暂缓交易,静观其变。

          独孤侯死于梁惊梦传人的坊间流言愈演愈烈,朝堂众臣窃窃私语,跼蹐难安,唯恐祸及自身。蘅王看破十一诸侯心中所想,痛斥尔等稳享十年重禄尊爵,仅仅源于不实之说便已慌乱手脚及章法,与其说是为了江山社稷,更倒像是逼宫谋反。

          威吓之下,众臣不敢妄加断论,夜策冷因为跟丢白山水,主动请罪,蘅王早有听闻,没再追究其过错,反而认为梁联知情不报,将他杖责八十。

          此事在城中传开,长孙浅雪假扮白山水现身鱼市附近,故意引来梁联等人,以此行为向白山水证明自己并非大蘅的人,而是想从她那里找到孤山剑藏下落。白山水言能践行,坦白自己手中线索并不完整,另一份线索还在梁惊梦手里,虽然如今他人已死,但定然会交给传人,只要长孙浅雪拿到梁惊梦所获取的线索,便可再与她进行交易。

          祭剑试炼大会,关中首富长子谢长胜听闻丁宁半日通玄,对他极为好奇,然而孙醒不以为然,反被谢长生冷嘲热讽一番,以三百金作赌丁宁只用一月便可练气。就在此时,谢家长女谢柔突然出现,不仅呵斥谢长胜贪玩败家,还讥讽丁宁市井出身,表示若能一月炼气,便收丁宁做谢长胜姐夫。

          迟迟不见现身的丁宁终于和大师兄姜黎赶来,他不负众望,仅以十日突破二境,众人惊诧之余,谢长胜立马改口叫姐夫。丁宁认为感情之事需要慎重,此前双方并未接触,没必要将随口立下的赌约放在心上,于是当众回绝。谢柔一改常态,坚定非君不嫁。

          试炼开始,南宫采菽提醒丁宁尽量避开何朝夕,因为他是青藤剑院资质上乘且将所有时间都用在修炼上的武痴,随即又将可以直接突破到二境中品后期的黄庭金丹交给丁宁。

        网络微评
        
        李现 李一桐  

        导演:马华干

        编剧:饶俊、陈景怡、龚一洲

        出品365bet安卓手机客户端_365bet体育平台:爱奇艺、北京新力量影视文化有限365bet安卓手机客户端_365bet体育平台、北京圣基影业有限365bet安卓手机客户端_365bet体育平台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