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sy5wg'><optgroup id='sy5wg'></optgroup></dfn><tfoot id='sy5wg'><bdo id='sy5wg'><div id='sy5wg'></div><i id='sy5wg'><dt id='sy5wg'></dt></i></bdo></tfoot>

          <ul id='sy5wg'></ul>

          • 庆余年剧情介绍

            1-6集

            庆余年第1集剧情介绍

              

              大学生张庆想请求叶教授担任自己的导师,却遭到了毫不留情的拒绝。叶教授认为他用现代的观念,来剖析古代文学史的想法十分荒诞,张庆只好另辟蹊径。他报名参赛了腾讯举办的科幻文学网络大赛,想用小说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理念,主题是假如生命再活一次,用现代思想与古代制度发生碰撞碰,引导读者珍惜现在,为美好而活。

              叶教授被他这个新颖的点子吸引,张庆收到鼓舞,兴致勃勃地说自己前几章都写好了,只是现在还差个名字。冥思苦想之际,他恰好看到书架旁贴着第二版红楼梦中节选——十二之红楼曲的留余庆,脑中灵光一现,当场将小说取名为《庆余年》,然后绘声绘色给叶教授讲起了书里的世界。

              假如生命再活一次,你是否能毫无遗憾地走完这一程?

              一个患有重症肌无力的现代青年,睁眼醒来,却成了竹筐里的婴儿,脑海还保留了现代社会的一切记忆,却有古装杀手围攻追杀。疑惑之间,一个崭新的世界迎面而来。这个竹筐里的婴儿,正是小说的主角范闲,而背着他死里逃生的黑衣男子,名为五竹,是范闲亡母的仆人。

              五竹背着范闲逃过追杀,与带着黑骑赶来的南庆监察院院长陈萍萍一行会和。 陈萍萍听闻范闲母亲的死讯,心中又悲又痛,他想将范闲带回京城,五竹却已经不再信任任何人。看到五竹执意带走范闲,陈萍萍只好提议他去澹州,在老太太的帮助下将范闲抚养长大。

              就这样,范闲被寄养在澹州老家,一转眼,便已经长成为一名小小少年。府里还有一名和他同龄的小丫头,是范府嫡出的大小姐范若若,两人自幼一同长大,感情十分要好。范闲自小聪明伶俐,长得唇红齿白,十分灵秀,却因为是范老爷的私生子,老太太对他不冷不热,范老爷更是不闻不问,明里暗里受到不少刁难。这一日,他和若若出去玩耍归来,却看到周管家正在耀武扬威教训自己的丫鬟。

              范闲出言阻止,周管家却丝毫不理会,还搬出老太太说这是自己的指责。范闲心中气极,眼珠一转,跑进房间搬来一个凳子,自己则爬到凳子上面站着,叫周管家靠过来。周管家云里雾里走近,却突然被范闲狠狠扇了一巴掌,连牙都打掉了,脸上落了一个血红的巴掌印。主仆有别,周管家吃了个大亏,趁吃饭时向老太太告状,老太太因此撤掉了范闲院子里的丫鬟,并将若若送回了京城。

              这一夜,月黑风高,一位蒙面黑衣人潜入范闲房间,却发现原本应该熟睡的范闲正坐在床上,还口口声声说他终于来了。黑衣人一头雾水,范闲却感动地说爹爹终于来看自己了。黑衣人这才知道他搞错了,范闲趁他放松警惕之际,拿起床上的瓷枕狠狠朝黑衣人头上砸去,砸了几下确认他晕倒,然后慌慌张张地跑去找隔壁杂货店的五竹来善后。原来,五竹将他送入范府并未离开,而且一直在暗地保护着他健康长大。五竹检查过后,冷淡地告诉范闲这人并没有死,而且他也不是坏人,而是京都鉴查院第三处的主办,是自己人。

              第二日,费介便拿着范老爷的信件禀明老夫人,正式成为了范闲的老师。费介长得猥琐,行为也十分费解。他并没有教范闲读书写字,也没有习武健身,而是带着他学医用毒。这学医的第一课,就是带着范闲深夜到乱葬岗去挖坟解刨尸体,换做普通孩子早就吓疯了,可对于有着现代成年人灵魂的范闲来说,这只是小儿科。何况他上辈子呆的最久的地方,就是医院。

              解刨了一晚上尸体,范闲去找五竹诉苦,趁机打听娘亲的事迹。五竹只是告诉他主人的名字叫叶轻眉,其余事情都不肯多说。范闲见状只好作罢,又问起自己练的那本真气秘籍的事情。五竹不会真气,自然也不懂练法,思来想去,他带着小范闲来到了郊外竹林,决定用打的方式帮助范闲锻炼身手。

              就这样,在两位老师魔鬼般的训练中,范闲飞一般的成长着,被下毒成了家常便饭,挨打也习以为常。费介虽然行事荒诞,却是实心实意在教范闲,而五竹则给了他全心全意的守护,这些关怀填满了范闲老成却空虚的心灵。时光飞逝,终于在这一日,范闲利用补药成功让费介中招,这也意味着他终于出师了。这些年的相处,两人之间如父如子,对范闲而言,除了五竹,他又多了一位可以全心信赖的人。临别之际,范闲将自己费心研制的羊肠手术手套赠给了费介,费介也将院长交代的检察院提司的腰牌交给了他。

              回到范府,范老太太看到范闲落寞的样子,安慰他费介的离开是好事。只要他在澹州一日。便会把京都人的目光招引过来,如果红甲骑士出现在澹州的街头,那么真正的危险便会到来。范闲听后,便每日坐在大门口,等着红甲骑士的出现。时光如水,白驹过隙,就这样等啊等,等到他从呦呦稚童长成了翩翩少年,终于有一日,街头出现了一群身穿红甲的人。

            庆余年第2集剧情介绍

              

              范大人派红甲骑士来澹州接范闲去京都,老太太毫不犹豫回绝了,那些人便一直跪在门口。范闲见状十分纠结,他想让五竹给自己出出主意,五竹却道小姐当年曾在京都做过生意,范闲继续追问,他却又道记不清了。范闲向他询问杀害母亲的凶手,五竹坦言自己也不清楚,去京都冒险调查真相,还是继续留在澹州安稳度日,这一切都由范闲自己决定。

              用饭时,周管家禀告老太太,那些红甲骑士一直跪在那里,连府里的饭菜都不肯用。老太太直接打断了他招呼范闲用饭,摆明了不想管他们,周管家也没有办法。范闲却没心思管这些,他盯着餐桌上的一盘竹笋出神,正当老太太要下筷子之时,他飞速将竹笋挪到自己面前,还问周管家这竹笋是拿来的?周管家对他不礼貌的行为十分不满,不情不愿地回答送菜的老哈病了,这是他的侄子送来的。范闲一边问一边狼吞虎咽,几口将整盘菜扫光,然后迅速告退跑了出去。

              刚到院子里,范闲便呕吐起来,将刚刚吃的饭菜全都吐了出来。这时他才发现,院子里很多丫鬟小厮都痛苦地倒在地上,上吐下泻,他急忙找来牛乳让众人催吐,却发现院子里红甲骑士不见了。老哈多年给府里送菜,范闲猜测他此次必定是受人胁迫,红甲骑士却管不了这么多,范闲又提出万一是调虎离山,让他们回去保护老太太,自己单枪匹马拎着刀来到了老哈家。

              一件院子,范闲便看到老哈被绑在柱子上,刚要接近,却发现院门砰地关上了,一个面色冷峻的身着黑色披风的男子正打量着他,来人正是鉴查院四处成员——腾梓荆,此次,他奉命前来追杀范闲。范闲刚开口,腾梓荆便挥手将披风一抖,里面竟然藏着数十柄飞刀。范闲大骂一声,上前与他缠斗起来。腾梓荆出手狠辣,幸而范闲这些年经历了五竹的魔鬼训练,身手也十分敏捷,两人缠斗数十招,范闲突然捂胸倒地,原来,腾梓荆在匕首上下了毒。

              腾梓荆见他中招放松下来,询问范闲刚才为何不放那些红甲骑士进来,范闲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看了一旁的老哈一眼。腾梓荆没想到他为了个送菜的竟然拿自己的小命冒险,正要上前了结了范闲,却发现自己竟然运不了功,而原本虚弱的范闲此时才站了起来。他从小便被费介训练,不知道服了多少毒,普通的毒对他并无效果,而他也在自己的匕首上抹了毒。

              在范闲的逼问下,滕梓荆道出自己是奉了监察院密令,前来诛杀国贼。范闲闻言十分震惊,他拿出费介送他的提司令牌,告诉滕梓荆自己不过是范府一个私生子,无权无势,并不是什么卖国贼,这密令恐怕有问题。腾梓荆此时也察觉不对,范闲继续追问,问出原来是周管家配合滕梓荆在菜里下毒。

              等范闲回府,却看到周管家被五花大绑跪在厅里,周管家事情败露,却还振振有词说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范家,他是二夫人柳如玉派来的,目的是阻止范闲回京争夺家产扰乱家宅。老太太闻言点了点头,她起身走到范闲跟前,告诉他长大了心一定要狠,随后便让下人将周管家腿打折扔到渔船上,让他下半辈子不用再上岸了。周管家到此刻才明白,老太太这么多年来看似不喜范闲,其实都是在保护他。

              老太太告诉范闲是柳如玉寄信让周管家配合鉴查院杀手,就是要将他置于死地。范闲却已经下决心进京自己调查,他已经躲了这么多年,还是躲不过,索性就自己迎上去。如果真是柳如玉,他会表明自己无意争夺家产,老太太见他已经下了决定,又得知他明日便启程去京都,心里万般不是滋味。原来澹府从小就有杀手出没,范闲担心老太太安危,这才让她对自己冷漠。另一边,滕梓荆也接到鉴查院的急令,查到是有人想借监察院之手杀范闲,为了调查真相,滕梓请求范闲假装杀了自己。

              临行前,范闲去向五竹告别,告诉他自己要去京都查询母亲被杀的真相,但他不希望五竹再继续跟着自己,为自己而活,而是希望他也可以找到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的人生。五竹觉得这句话非常熟悉,他想了很久,想起小姐也说过类似的话,他找出一个箱子,告诉范闲,这是小姐当年留下来的,而自己最想做的事便是打开它,但他并没有钥匙。箱子不知道是什么质地,范闲费劲功夫都无法打开,因此,五竹决定进京都拿回钥匙,但他会先行一程,两人约好在京都碰面。

              隔日,范闲告别老太太与红甲骑士动身进京。路上,范闲意外发现滕梓荆乔装成下人混进了车队,滕梓荆还告诉他,红甲骑士接他进京是去成亲的,范闲闻言惊讶不已。车队行走了数日,路上倒也算顺利。这一日,腾梓荆突然窜入范闲的马车,随后,迎面走来一个商队。腾梓荆告诉范闲,这个商队是监察院的人乔装的,范闲意外发现费介竟然也混在其中。

              范闲暗中跟了上去,费介也看见了他,便偷偷找了个机会与他见了一面。费介告诉范闲,自己此番是送言冰云送去北齐谍报站,而这一切,究根结底是为了范闲。原来,腾梓荆是四处言冰云的麾下,四处的人对自家的提司下手,这个责任必须由言若海来承担,言冰云正是言若海的儿子。院长因为范闲之事十分生气,便撤了言冰云的职,让他去北齐接手谍报网。言冰云悄悄派属下想讨回范闲手中提司令牌,却被费介从中阻拦,不得不放弃。

              此后一路顺风,很快,范闲一行便抵达京都,到城门口之事,监察院文书王启年突然拦住了车队,他口若悬河将范闲夸了一通,忽悠他花二两银子买了一张假地图,范闲为了掩护滕梓荆尽快进京只好当了这个冤大头。进京不久,滕梓荆便与范闲告别,还提醒他恐怕柳如玉不会让他这么顺利进府。

              车队继续前行,范闲探出身子看着繁华的街景目不转睛,他尚且不知,不远处一栋民宅内,一群衣衫不整的女子正在等着他,只待他一靠近,便一拥而上想要借此毁了范闲的名声。谁知,马车在民宅前不远处突然停了下来,一个憨厚的中年男子将护卫支走,自己为范闲驾车送他回府,而那宅院里面女子已经尽数被拿下诛杀。

              说是送范闲回府,马车却兜了个圈子,在一座神庙前停下了。车夫借口内急离开,范闲将信将疑下了马车,想要进神庙看看,却被一名冷面侍卫拦住,两人对了一掌,范闲不想惹事正要离开时,那侍卫却突然打开门,道自家主人允许他进庙祭拜,但只许进偏殿。

            庆余年第3集剧情介绍

              

              冷面护卫允许范闲进神庙,范闲心中担心是陷阱,便随口多问了几句,那人见他连神庙为何都不知十分不解,范闲对这些神话故事并不感兴趣,犹豫再三,还是走进了庙里。刚进庙,范闲便看到一群持刀侍卫守在院中,他只好进了偏殿,左看右看发现并没有埋伏,这才松了一口气。

              偏殿里并无神像,只是墙上绘着神庙之人擒巨兽传文礼的壁画,来自现代的范闲自然不信这些所谓的神明,他随手拿起供桌上的水果咬了一口,嘴里还嘟囔着要是真有神明,让他派个使者告诉自己为何走这一遭。他正念叨着,供桌突然动了一下,吓得他手里梨都掉了,等他犹犹豫豫掀开供桌的桌布,竟然看见一位容貌清丽的小仙女拿着鸡腿错愕的看着自己。

              两人四目相对,范闲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流到了心脏,连大脑的运转也缓慢起来,呆呆地问女子是不是神仙派来的?女子正是宰相林若甫的女儿林婉儿,她看见范闲的样子十分有趣,也不像是坏人,便从桌底钻了出来。范闲见她不是幻想,激动之下竟然吐了血,林婉儿关切的上前查看,范闲随口安慰她吐着吐着就习惯了,林婉儿被他俏皮的话逗乐了。

              两人气氛正佳,院里突然传来丫鬟急切的呼唤,林婉儿吐了吐舌头,将鸡腿给了范闲,便匆匆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把手中的鸡腿给他,欢快地跑出去。范闲被林婉儿回眸那一笑惊艳住,这才发现自己忘了问她名字,赶紧出去追,可惜林婉儿已经坐上马车离开了。林婉儿自幼身体不好,家里管得极严,每次出来她都会偷偷跑出去玩,没想到这一次碰到了范闲。丫鬟理解她的心情,却也担心她的身体,果然,林婉儿一激动便又咳了血,只是她想起刚才范闲的话,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庆帝祭庙回宫,宫典带人静街后主动提起范闲,他认为范闲能够穿越神庙旁重重暗哨必有蹊跷,自请自上而下彻查禁军,庆帝却云淡风轻道不用了。行至半路,一队身穿盔甲的禁军疾行而来,宫典立刻让人拦下,庆帝让首领回话,那人也不接近,只是上前两步跪下道入城道内,有后宫侍女准备拦路,人已尽数诛杀。

              禁军离开后,庆帝马车停在路边,他让宫典从街边混沌铺给自己舀了一碗混沌,漫不经心地问宫典进入闯入神庙的少年是谁。宫典禀告是户部侍郎在澹州的私生子范闲,他这才意识到范闲能进入神庙,恐怕是庆帝的安排。庆帝又问宫典,自己为何要放范闲进来,在进城道上要放侍女败坏范闲名声的是谁?宫典犹犹豫豫地一一回答,最后,庆帝云淡风轻地问他是不是很喜欢太子送他的画,宫典大惊失色,吓得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车夫将范闲带到范府门口,范闲下车敲门却没有任何回应,过了一会,一位丫鬟才打开侧门招呼他进去,丫鬟告诉他老爷还未回府,这都是二夫人的安排。范闲倒也没有找事,好脾气地跟着丫鬟进府,却发现一路上所有人行事都格外小心,打听之下才知道二夫人在午睡。这位二夫人在后院午睡,全府都无人敢说话,其在范府的威势,可见一斑。

              这时,一个身穿绸衣的少年拿着一根棍子追着账房先生跑了出来,看这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范闲也猜得到,此人必定便是二夫人的宝贝儿子——范思辙。范思辙看到范闲也不问他是谁,而是毫不客气地问他知不知道自己是谁,还让他将手里的箱子打开给自己看看。范闲闻言不怒反笑,让他自己来试试看。另一边,二夫人得知范闲已经进府,特意吩咐下人带他到院子里等着,等自己睡醒了再说。

              范思辙看似霸道嚣张,其实胸无城府,他倒腾了半天也打不开范闲的箱子,气急败坏地告诉范闲整个范府都以自己为尊,自己让他们干啥就得干啥。范闲好笑地逗他假如他让下人打死他,那下人是听还是不听呢?范思撤傻乎乎地想了半天,竟然被他给绕晕了。范闲一路跟随丫鬟走到内院,却被告知二夫人在午睡,让他在这里干等,他心知这是二夫人的下马威,面上倒也没有反对。

              宫典带着几幅字画前来拜见太子李诚虔,太子看到宫殿十分亲和,谁知宫殿却当着他的面将自己带来最为喜欢的字画一一撕毁,并请求太子收回赠给自己的画。太子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宫殿心中又心疼又害怕,他将今日发生之事一五一十告诉太子,禀明庆帝对自己与其私下来往恐怕不满,还说明自己从此不再有喜好,太子虽然生气,却也无可奈何,只好收回了字画。

              二夫人午睡起来,询问起范闲的情况,没想到却得知范闲也搬了个椅子在院子睡觉。她生气地出去叫醒他,话里话外指责范闲不懂礼数,范闲也随她一起客套。这时,反应过来的范思辙拿着棍子来找范闲算账,二夫人见到这个情景故意避开,一旦范闲与范思撤动手,他都将落入圈套。范闲倒也不惊不慌,还悠闲地坐下来看他折腾,正当范思撤气急败坏要动手时,范若若及时赶到制止了他。范若若是府里的大小姐,从小便管着范思撤,范思撤看到她就像老鼠见了猫,只好老老实实地跟范闲道歉认错。二夫人没想到千算万算还是被范若若打乱了计划,再看看只会要银子的傻儿子,心里又气又急。

              兄妹俩再度重逢十分欣喜,来到若若房间,只见里面堆满了珍奇异宝。若若告诉他这些都是别人送的,都是为了范闲曾跟她说过的《红楼》。范闲没想到自己给妹妹讲的故事弄得人尽皆知,却也不知如何解释,只好随她误会了。兄妹俩正寒暄着,下人前来禀告,说是范大人回府了,让范闲去书房见他。范闲将鸡腿用木盒装好让若若帮自己保管,独自来到了书房。

            庆余年第4集剧情介绍

              

              范闲推开书房大门,毕恭毕敬地站到正在处理公务的父亲范建跟前,范建却只是让他关上门便不再搭理他。另一边,二夫人吩咐下人把下人的厨房收拾出来,好让范闲住进去,得知范闲在书房呆了许久没有出来,她忐忑不安地让范思辙去探听一下,谁料范思撤却趁丫鬟不注意直接溜了。

              夜色初笼,范闲一直站着看范建处理公务,直到他终于停下来,才跪下来向他请安。范建问范闲想做一个怎样的人,范闲坦诚道自己没有大志向,只期望一生平安,富甲天下,娇妻美妾,倜傥风流便可。范建又问他凭什么起家,范闲说出了穿越者常用套路,制作玻璃,香皂,白砂糖等,谁知道这些东西当年早就被叶轻眉想出来了,只是只供应贵族使用,所以才没有传开,范闲只好叹息既生娘何生子。顺着这个话题,范建提起当年叶轻眉死后,她名下的商号被皇室掌控,归到了内库,由于庆帝没有时间打理,因此,交给了长公主李云睿管理。

              长公主姿容绝世,气质温婉,虽然不是庆帝的亲妹妹,但是极受信任,而且至今尚未婚配。范闲没料到看似严肃的父亲会和自己说这些八卦,调侃他是不是看上了长公主。范建十分无奈,便告诉他长公主和当朝宰相林若甫有一个私生女,名叫林婉儿。只是这件事没有多少人知道,而林婉儿就是他这次进京要娶的女子,庆帝口谕,只要谁能娶林婉儿,谁便可以接管内库。这也是范建接范闲回京的原因,此时便是夺回叶轻眉商号的最佳时机。

              不愿意范闲接管内库的人有很多,其中一位便是长公主李云睿。深夜,李云睿亲自进宫求见太后,以范闲无德无才为由,恳求太后阻止范闲娶婉儿。太后听了她这话,使了个眼神给身边太监首领洪公公,洪公公心领神会走到李云睿身边,突然狠狠给了她一个巴掌。太后告诫李云睿,后宫之事能做主的只有庆帝一人,这一巴掌是提醒她要守住分寸。

              范闲本以为长公主不同意婚事就不能成,范建却告诉他,长公主不能决定林婉儿的婚事,能决定这件事的只有庆帝。庆帝有四子,大皇子在外掌兵,四皇子年幼,如今争夺皇权的是太子和二皇子。长公主素来支持太子一脉,而庆帝决不能让皇室财权掌控在太子手中,故而决定更换掌权人。这,恐怕也是范闲澹州遇刺的原因。

              范闲认为范建此言是在偏袒柳如玉,范建便带他找柳如玉当面对质。范建问柳如玉是否指使周管家刺杀范闲,柳如玉闻言十分震惊,着急地向他解释自己这样做没有丝毫好处,甚至会惹怒老爷将自己赶出范府。范若若听到后觉得这话有几分道理,范闲却觉得凭她几句话,证明不了她的清白。吃饭的时候,柳如玉画风突转,对范闲十分亲热,范闲也配合她,两人你来我往,好像亲母子一般,范思辙看到这幅场景十分不解,悄悄向若若询问情况,听到范建怀疑他娘要杀范闲后,手中的筷子都吓掉了。

              长公主出了太后宫里,宫殿便来宣她去见庆帝。长公主一见庆帝,便跪下主动承认自己不想让婉儿嫁给范闲。庆帝指责她有话可以直说,何必派人去败坏范闲的名声,长公主道自己并不知道庆帝在说什么,庆帝便让叫宫殿去查清情况。少倾,宫典查清后回禀,今日出宫采办的是韩女史,不过她已经自尽身亡。庆帝闻言波澜不惊,而是让长公主留下来一起等人。过了许久,太子李诚虔急匆匆地赶来,他张口便直接承认,宫女的事情是他安排的,长公主镇定地坐在椅子上,庆帝笑骂道长公主什么都没有承认,身为太子,争权夺势是必然,但却不能没了自己的底线,更不该用这种卑劣的手法,毁坏皇室的根基。说罢,便将自己罢黜官员的名单丢给他,让二人一起退下了。

              饭后,若若和范思撤告辞,范闲挽着柳如玉亲亲热热也要离开,范建却单独留下了范闲。他知道范闲私自窝藏腾梓荆帮他进京一事,叮嘱他在京都谨慎一些,又从怀中拿出了一份海捕文书,范闲打开一看发现是抓腾梓荆的。范建让他小心太子,远离鉴查院的人,又提起她娘当初是被人害死的,之所以让他留在澹州,也是为了保护他,至于与林婉儿的婚事,让他不用担心。范闲听到范建话里话外都是内库,心中气闷,直接表明自己是个有血有肉的活人,那个内库也许对他很重要,但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更不会用自己的人生去换一个商号。

              长公主看了名单,明白庆帝并未阻止太子争权,只是告诫他们不能越过兵权吏治这条底线。她听闻范闲起了化名,写了部奇书名为《红楼》,她打算从范闲最有名望之处动手。

              范闲回到房里,却看到一屋子下人在打扫房间,他好言相劝无果,只好佯装生气吓走了他们。腾梓荆趁夜深人静潜入范闲房间,还没见到范闲,却撞上了范思辙,惊慌之下只好躲到了床上。范思撤也没注意那么多,直言自己今天今日不该那么对他,还约他明日一起去酒楼吃饭。腾梓荆刚出来,却还是被打了个回马枪范思辙装了个正着,幸好范闲突然出现,说他是保护他进京的护卫。

            庆余年第5集剧情介绍

              

              范闲把海捕文书交给腾梓荆,不明白像他这样被通缉的人,监查院为何会将他收入门下。腾梓荆并没有解释,而是直接跪下来求他去鉴查院,帮自己拿一份重要的密卷,自己今后愿意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范闲闻言却并不同意,坚持追问他密卷内容。腾梓荆只好如实将当年之事全盘托出。原来,当年他因打抱不平救了一对夫妇,却因此遭受连累,不仅被扣上追杀朝廷命官的罪名,还了连累全家,最后是监查院救了他,条件便是让他加入监查院。

              腾梓荆叹到自己曾经想过那对夫妇复仇,然而还是不忍心,从那之后,他才明白这个世界的生存道理,如今,他只希望范闲能够帮助自己找到家人。范闲听了他的故事,认为他当初既然没有找那对夫妇报复,便是心中还有一丝良善,决心帮助他找到家人。

              这日,林婉儿刚喝完药,便听见好友叶灵儿在屋外大喊大叫。等她冲出去看,原来是叶灵儿特地带来一位乡下的厨师,说是能用蔬菜做成肉的味道,想让她尝尝鲜。林婉儿因为生来体弱多病,虽然身为宰相千金,却连荤腥都不能多吃,更不能吹风,只能日日呆在屋里,做一只金丝雀,故而她十分渴望外面的生活。

              叶灵儿身为婉儿的好友,对她的现状十分心疼,想要帮助她却又无能为力,得知婉儿不满意庆帝赐下的婚事,便拉着婉儿要去找范闲退婚。那次神庙一见,婉儿对范闲也是一见钟情,只是两人并不知晓彼此的身份,婉儿心有所属,便由着叶灵儿带自己去找范闲,因为她心中坚持,自己将来要嫁的一定要是自己喜欢之人。

              另一边,范思辙姐弟三人去酒楼吃饭,范思撤早早安排了一群人想找范闲的麻烦,谁知却被腾梓荆三下两下制服。范思辙找麻烦失败,只好继续带两人一起去酒楼吃饭,在酒楼门口,三人正碰到一位抱着孩子的妇人在卖书,范闲一看卖的竟然是《红楼》,而且一卷高达八两银子之多。他借口自己想要多买,跟随妇人一起前去查看情况,没想到卖书的竟然是老熟人——王启年,只是一时不慎被他溜走了。

              叶灵儿带着林婉儿前去找范闲退婚,谁料他不在府中,得知他去了酒楼,便将马车停在范府外等他。范闲回到酒楼,告诉若若是王启年在贩卖《红楼》,范思辙得知这书是范闲写的,立刻眼冒金光,他一眼看出这书拥有广阔的市场,当即想邀请范闲与自己一起做这笔买卖。范闲见他虽然爱财,却不是用来声色犬马,而是单纯喜欢做生意,对他倒是改观不少。

              三人正喝茶聊天,街上突然冲进来一群人,为首的便是礼部尚书之子郭保坤。郭保坤不仅让人驱赶了卖书的妇人,还当众指责《红楼》是浅薄之书,扬言要禁书。一听这话,范闲还没怎么着呢,范思辙突然激动地冲下楼,他认为《红楼》既然有这么多人看,必然是有他的道理,话还没说完呢,一个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帮着郭保坤挤兑范思撤。若若告诉范闲这人是京都颇有名气的才子贺宗纬,范闲明白,这人此番作为其实是想借此对郭保坤背后的太子示好。

              眼看范思撤被两人怼地说不出话,还要被打,范闲终于不再作壁上观,他下楼救下范思辙,用霸道真气将郭保坤的下人打飞,三言两语便将郭保坤两人堵的说不出话来。正在这时,一直隐身在旁的靖王世子李宏成走了出来,他夸了范闲两句,又邀请他们明日一起参加府中的诗会,范闲心知这是他们的目的,也只好将计就计应下了。

              回去的路上,范闲问范思辙刚才他为何冲下楼,范思辙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因为郭保坤想断自己财路,范闲看出这傻弟弟看似嚣张跋扈,其实心性不坏,便答应与他一起做这笔生意。回去路上,范闲打算偷偷去监查院一趟,他让若若和范思辙为自己掩护便下了车,谁知,姐弟俩却被等待已久的叶灵儿拦住了。

            庆余年第6集剧情介绍

              

              叶灵儿拦下范若若,想要让范闲出来与林婉儿出来面谈。若若心中焦急,面上却波澜不惊,以范闲身体有恙为由想要拒绝,林婉儿此时也出面邀请范闲下车。幸好,此时范思撤灵机一动,谎称自己方才吃酒带了一个唱曲的丫头在车上不方便,叶灵儿看到范思辙无赖的样子气得不轻,林婉儿更是气得吐血,叶灵儿担心林婉儿身体只好先带她离开了。

              这边的一切范闲都不知晓,他拿着冰糖葫芦悠哉悠哉地走进了鉴查院。谁知到了鉴查院,里面的人进进出出,却没人搭理范闲。他只好拿出腰牌大喊才引来了几个使者,经过一番检查后,其中一位使者便带他去寻找卷宗。不是冤家不聚头,两人一路行来,竟又碰到了王启年,他竟然也是鉴查院的一名书吏。

              王启年得知他是鉴查院的提司,突然跪下,痛哭流涕讲述起自己悲惨的经历,表明自己之前的行为都是为了家里重病的妻女。范闲见他声泪俱下,正将信将疑,一位侍卫突然推门进来,说是刚才碰到他夫人,让他晚上记得买写蔬菜回家,王启年没料到谎言轻易被戳穿,只好尴尬地看着范闲有些手足无措。

              范闲见状也是啼笑皆非,他看王启年如此热爱敛财,倒是和范思撤有些志趣相投,倒也不打算追究他,只是叮嘱他不要再做《红楼》的买卖,又让他帮自己找出腾梓荆索要的文卷。王启年答应次日将问卷送到范府,还告诉他之前假传命令的人已死,而那人名为徐云章。办完正事,范闲又去看了娘亲留下来的石碑,里面记载着叶轻眉对世间美好愿望,她希望终有一日能够人人平等,再无权势压迫,有尊严的活着。范闲看到她留下的话,才明白叶轻眉死亡的理由,但他却不想继承她的遗愿,自己不想继承她的遗志,不愿以一人之力与天下抗争,而是想做一个平凡的人。

              侯公公将范闲去鉴查院调取卷宗一事告诉庆帝,庆帝早知道腾梓荆没死,他不在乎这点欺骗,而是更在意范闲这个饵,能够钓出多少的鱼。林相得知范闲当街殴打郭保坤下人一事,便借机前来参见庆帝,想要解除林婉儿的婚约。庆帝直到他的来意,故意让侯公公将殿内火炉烧旺,林相委婉表示婉儿的婚约是庆帝做主,他相信庆帝一定不会看错人,说罢,便告辞离去。另一边,太子告诉郭保坤,这次诗会是个陷害范闲的好机会,范闲生在偏远澹州,自幼也无人教导,必然做不出好诗,只要弄臭他的名声,林相那边自然不会应允这门亲事。

              范闲回府后,看见若若在屋内等自己。他告诉若若,自己之所以答应参加诗会,是想找到喜欢之人。若若听到他和鸡腿姑娘之间的浪漫故事,下定决心一定会帮哥哥找到意中人。范闲还幻想要是鸡腿姑娘是林婉儿就好了,若若却觉得不可能,因为林婉儿自幼有病在身,禁食荤腥。范闲也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看到若若羡慕自己的样子,他信誓旦旦保证今后也帮她嫁给自己喜欢之人。

              两人聊了半天,若若才想起正事,她告诉范闲腾梓荆一回府便被父亲扣下了,而范思撤也被罚跪在书房门口。因为范大人怀疑是范思撤勾结太子设下圈套陷害范闲。范闲闻言立刻去书房找父亲,他认为范思撤并非如此心机深沉之人,是范建对他太过苛刻,心中有了偏见。范建承认是因为范思撤文不成,武不就,几次三番令自己失望。

              范闲又道,范思撤并无不良嗜好,如此热爱敛财,其实是对因为对父亲的仰慕。之前在酒楼之时,范思撤听到郭保坤侮辱范父,立刻冲上前与他动手,说明他心中对父亲十分崇敬,父亲不应该对他如此不公平。这话全被在书房门口偷听的二夫人听见了,她没想到范闲竟然会为范思撤说话。

              范建闻言心中颇为触动,他出门让范思撤起身,范思撤早就被父亲罚习惯了,心中也没有半分怨言,范建见状,便提出可以答应范思撤一个要求。范思撤听到这话十分惊讶,二夫人心中正十分欣慰,谁知这倒霉孩子竟然提出想让父亲和自己打牌九,真是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网络微评
            -抹茶的午后不开心
            看了几集电视剧准备弃了除开一些新奇设定,本质就是起点男频爽文这和所谓“大女主ip剧”有什么区别呢365bet安卓手机客户端_365bet体育平台的观众真的很好满足,服化道在线,剧情按照逻辑发展,就可以被称为好剧了。365bet安卓手机客户端_365bet体育平台被骗得边界越来越窄,以前要虐身虐心虐终身,现在要糖要甜要cp365bet安卓手机客户端_365bet体育平台的影视圈不应该是这样365bet安卓手机客户端_365bet体育平台的需求也不应该 ...
            U-斯达迪哈德-K
            昨晚刚看完电视剧电视剧,不得不说剧的质量还是很高的。是部难得的好剧,不过细细回想剧情还是改动了不少,可能为了过审和适应电视剧的节奏做出的调整吧。放假想把小说重新看一遍
            李家姐妥妥
            最近六元一斤虾看的我无法自拔就像暑期的《亲爱的 热爱的》俊男美女的CP加上霸总追爱男主还帅到逆天这种剧情我是比入坑的原本是先看电视剧的结果被热搜里的国超小哥哥吸引没想就彻底入坑了
            -阿布布布-
            目前电视剧我觉得好看的点在于那种不合常理。比如林珙被杀后有人密报给朱格,当时他正在吃零食。告密者随手递上信消失后,朱格接过来扭头一看没人的惊慌狼狈没把我笑死。这剧很会戳人的G点。看惯了制式的剧情和表演,看到不走寻常路的就很惊喜,简而言之就是新鲜感。
            
            张若昀 李沁  

            导演:孙皓

            编剧:王倦

            出品365bet安卓手机客户端_365bet体育平台:腾讯影业、新丽电视、深蓝影视、阅文365bet安卓手机客户端_365bet体育平台、华娱时代、海南广电等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